搜索

复制

《超預測》(Superforecasting)之一



本書簡介

《超預測》(Superforecasting)出版於2015年。這本書是基於數十年的研究和一個政府資助的大規模預測比賽的結果而寫的,這本書描述了该如何做出更準確的預測,無論是想預測股市、政治或日常生活的變化。

作者簡介

賓夕法尼亞大學 Annenberg University 教授菲力浦·泰洛克(Philip E. Tetlock)專長於政治學和心理學。 他是著名預測研究項目 “Good Judgement Project”  的負責人,他在同行評審期刊上發表超過200篇文章。

丹·加德納(Dan Gardner)是一名記者、作家和講師。 是一本具有影響力的書籍 《Risk:The Science and Politics of Fear and Future Babble》的作者,加德納曾多次在國際上的政府活動以及 Google 和西門子等公司演講。

學習如何做出優秀的預測

股票市場、政府選舉結果或誰將贏得本週末的 NBA 籃球比賽 - 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有人作出預測。 但這些並不是我們做出的唯一預測。預測已經滲透到我們生活的大部分範圍內,當事情的結果和我們預測的不一樣時,我們會感到煩惱。那麼如何提升預測的凖確度呢?

答案是可以的。我們應該對每個新的資訊進行修剪和重新排列,然後在預測過去後進行分析和改進。 這本書探索製作最終預測的複雜和奧妙藝術。

在這本書你將學到:

  • 為什麼前任微軟首席執行官要進行預測 iPhone 的市場份額?

  • 為什麼一位預測者能夠預測到亞西爾·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屍體會被解剖?

  • 為什麼一個預測團隊做預測比個人做預測更成功?

預測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不應該因為這個理由便不去預測


預測是我們一直經常在做的事情,無論我們是在思考自己的職業發展還是選擇股票去投資。基本上,我們的預測反映了我們對未來的期望。 但是,預測是有限制的,因為輕微的事件有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

我們生活在一個複雜的世界中,任何一個人都可以煽動巨大的事件。想想 “阿拉伯之春” 事件。 一個突尼斯的街頭小販穆罕默德·布拉齊齊(Mohamed Bouazizi)在被腐敗的警務人員羞辱後,爆發就開始了。

這裡是有個理論理由去解釋為什麼很難預測這些事件。它被稱為混沌理論(chaos theory)[也稱為蝴蝶效應(butterfly effect)],美國氣象學家愛德華·洛倫茲(Edward Lorenz)解釋說:在非線性系統,例如地球大氣層,只需要微小的變化就可以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如果風的軌跡偏移只是少於一度時,但已足夠驅使長期的天氣模式發生巨大的變化。 誇張地說:一隻在巴西的蝴蝶翅膀的振動便可能導致德克薩斯州的龍捲風。

但是我們不應該僅僅因為有限制而放棄預測。 以愛德華·洛倫茨的領域,氣象學為例子,幾天前的天氣預報其實相對可靠。為什麼? 因為天氣預測人員在事後會作出詳細分析其之前預測的準確性。 通過將他們的預測與實際天氣進行比較,他們可以提高他們對天氣的瞭解。

問題是,其他領域的人通常不會去評估研究他們曾作出過的預測的準確性!

為了改善我們的預測,那麼我們必須對提升準確度非常認真,必須將我們認為會發生什麼事情與實際發生的事情進行比較。這意味著要認真對待量度。

企業家思考:

  • 學習如何做出優秀的預測:我們應該對每個新的資訊進行修剪和重新排列,然後在預測過去後進行分析和改進。

  • 預測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不應該因為這個理由便不去預測:為了改善我們的預測,那麼我們必須對提升準確度非常認真,必須將我們認為會發生什麼事情與實際發生的事情進行比較。這意味著要認真對待量度。

(文章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你認為內容侵犯合法權益,可以聯繫我們把侵權內容作出屏蔽內容、斷開連接等措施。)


Powered by Wild Apricot Membership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