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g height="1" width="1" style="display:none"src="https://www.facebook.com/tr?id=952554321537451&ev=PageView&noscript=1"/>


搜索

复制

《離經叛道》(Originals)之一



本書簡介



人們習慣性地認為,只有一些人會產生重大影響,大多數人終將平庸。然而,那些打破常規、改變世界的人其實和你我並沒有太大不同。離經叛道不是一種天生的特質,而是一種有意識的選擇。影響世界也並非少數人才能達成的成就,關鍵在於當我們勇於創新時,我們是否兼具謀略。

如何才能減少預測失誤,把賭注押在真正有潛力的想法上?說給誰聽、如何說,才能得到更多的支援而非懲罰?什麼時候是行動的最好時機?如何在敵方陣營中培養盟友?以及,該怎樣管控自身的疑慮和恐懼,又該怎樣打破周圍人的冷漠?

《離經叛道》是一本顛覆創新觀念的書。沃頓商學院終身教授亞當·格蘭特用大量成功的創新案例以及研究數據,衝擊了人們對創新的習慣性認知。許多反直覺觀點的提出,讓人明白,離經叛道不是天生的特質,通過管控風險、選擇時機、組合元素、管理情緒等方式,成功的創新之路有跡可循。


作者簡介




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世界最著名商學院——沃頓商學院最年輕的終身教授,連續四年被評為 “沃頓最受歡迎的教師”,曾經被列為「全球25位最具影響力的管理思想家」之一,併入圍《商業週刊》評選出的 “40位40歲以下最優秀的商學院教授” 。他是谷歌最推崇的組織心理學家,長期擔任谷歌、強生、高盛、皮克斯動畫以及聯合國和美國海陸空三軍的資深顧問、演講嘉賓,並作為“青年全球領袖”受邀出席世界經濟論壇。

他還是《異類》作者瑪律科姆 “最欣賞的社科作家” 。作為《紐約時報》專欄撰稿人,他三度成為最受讀者關注的作者,並登上《紐約時報》的封面。處女作《沃頓商學院最受歡迎的成功課》(Give and Take)為《紐約時報》超級暢銷書,同時被亞馬遜書店、蘋果公司、《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推薦為 “年度最佳圖書”,被《財富》雜誌以及《華盛頓郵報》評為“必讀商業經典”。本書是他的第二部作品。



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臉書(Facebook)首席運營官,《向前一步》作者、LeanIn.Org 創始人為本書寫的序的其中精彩段落:

傳統觀點認為,只有一些人天生具有創造力,而大多數人很少有富有創新性的想法。一些人生來就要做領袖,而剩下的人僅僅能做追隨者。一些人會產生重大影響,而大多數人只是平庸之輩。

在這書中,亞當打破了所有這些假定。

他向我們證明,任何人都能夠提高創造力。他告訴我們如何辨明真正具有創新性的想法,以及如何預測哪些想法會獲得成功。他告訴我們何時要相信我們的直覺,何時要依靠別人。他還告訴我們應該如何培育孩子的創新精神,從而使自己成為更好的父母;以及如何培育員工思維的多樣性而不是一味追求一致的意見,從而成為更好的管理者。



讀完這本書,我認識到偉大的創新者並不一定要有最深厚的專業知識,卻需要有心去傾聽各種各樣的觀點。我看到,獲得成功通常並不是因為先人一步,而是耐心地等待合適的行動時機。令我震驚的是,拖延也會帶來好處。任何和我共事過的人都知道,我非常討厭做事拖拉,我總是認為應該要今日事今日畢,不要有任何拖延。如果我能夠擺脫一心想要儘早完成每件事帶來的巨大壓力,想必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許多同事會感到非常高興。正如亞當指出的,不事事搶先也許恰好會幫助我及我的團隊獲得更佳的業績。


《離經叛道》是我所讀過的最有意義且最吸引人的書之一。它充滿驚喜和強有力的想法。它不僅會改變你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也許還會改變你度過此生的方式。並且,它很有可能會激勵你去改變世界。


成功的叛逆者(創新者)更重視平衡風險




高風險意味著叛逆者之路會遇到許多的阻礙和難題,這些阻礙和難題會導致一大波的叛逆者遭遇失敗和淘汰,而只有通過考驗的叛逆者能真的把想法落實到現實世界中,進而改變和推動環境。

那麼,什麼樣的人會成為成功的叛逆者?什麼樣的創新企業更可能成功呢?

大多數人會認為,這些成功的叛逆者一定是充滿了樂觀、自信與堅定的信念,而且他們通常都喜歡冒險,有勇氣承擔巨大的風險孤注一擲,所以才能跨過考驗,獲得成功。

但格蘭特並不這麼認為

先來看個書中提到的研究:



在一項有趣的研究中,管理學研究員約瑟夫·拉菲(Joseph Raffiee)和馮婕(Jie Feng)提出了一個簡單的問題:當人們開始創業時,他們是繼續做自己的本職工作更好,還是辭去工作更好?

從1994年一直到2008年,他們追蹤了美國範圍內具有代表性的5000多位美國企業家,年齡從20多歲到50多歲不等。

這些公司創始人分兩類,那些全身心投入於創業的人是充滿信心的冒險者;而那些一邊維持本職工作,一邊創辦企業的企業家,則明顯是更怕冒風險,並且對自己缺乏信心的人。

如果你同大多數人想的一樣,你會認為冒險者有明顯的優勢。但研究顯示卻恰恰相反:同那些辭去本職工作的企業家相比,那些繼續本職工作的企業家失敗的概率要低33%。

為什麼那些全身心投入創業的人失敗的概率更高呢?為什麼那些又要打工又要創業,看似拿不定主意的人反而創業失敗率更低呢?



格蘭特認為原因就在於,後者擁有前者所沒有的「風險平衡」:

白天的工作難道不會分散我們做自己最擅長之事的精力嗎?常識告訴我們,如果不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創意性的成就很難實現,如果沒有集中精力努力工作,公司也不會繁榮昌盛。

這些假設忽視了一個平衡的風險組合的重要效益:在一個領域有安全感,使我們能夠自由地在另一個領域成為創新者。

能夠應付基本的生活開銷,我們就不會迫于生存壓力而去出版半成熟的書,銷售拙劣的藝術品,或創辦未經考驗的公司。



皮埃爾·奧米迪亞(Pierre Omidyar)創辦 eBay 時,這只是他的一個興趣;在之後的9個月裡他一直幹著程式員的工作,直到 eBay 的收益超過他的薪水時,他才辭去之前的工作。


Endeavor 公司創始人兼 CEO 琳達·羅滕伯格(Linda Rottenberg)數十年來致力於培訓世界傑出的企業家,她曾說:「最好的企業家並不是那些追逐最大風險的人,而是努力將風險降到最低的人。」平衡風險組合並不意味著保守持中,不去冒太大風險。



相反,成功的創新者在一個領域冒極大風險,在另一領域卻極度謹慎從而抵消了風險。薩拉·佈雷克裡(Sara Blakely)在27歲時產生一個新穎的想法——生產無腳連褲襪。當時她只有5000美元的儲蓄,她冒著極大風險,用所有儲蓄進行投資以實現她的這一想法。

為了平衡風險,她繼續做了兩年銷售傳真機的全職工作,利用晚上和週末時間製作產品原型。為了節約資金,她親自寫專利申請,而不是雇用律師去寫。當 Spanx 內衣公司成功創辦,她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白手起家的女性億萬富翁。



100年前,當亨利·福特(Henry Ford)開始構建他的汽車帝國之時,他是愛迪生照明公司的總工程師,這使他有足夠的時間和金錢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研究汽車。在發明瞭化油器技術並在一年後獲得專利權之後,他繼續在愛迪生照明公司工作了兩年。

格蘭特很好的指出了現實世界的情況——再富有冒險精神的創業家也會害怕失敗,也會受風險的大小而影響,當你孤注一擲的讓自己投入創業時,你的生計全靠眼前的這次創業,這意味著你不會有耐性去打磨你的創新想法,讓想法變得完善,你急於求存,所以你更可能會為了短暫的盈利而讓創新想法退而求次,也更容易向傳統規則妥協。

相反,有一個穩定的收入意味著,失敗對你的影響不會是毀滅性的,你可以安心的試錯,至到你的想法足夠的完善、有實質的成果為止。


成功的創新者往往擁有強烈的自我懷疑



創新者對待風險的態度的確也各有不同。

一些人就像從事跳傘運動的賭徒,一些人則像細菌恐懼症患者那樣小心翼翼。要成為創新者,你必須嘗試一些新的東西,這就意味著你或多或少要承擔一些風險。

但最成功的創新者並不是不看好路就跳的大膽魯莽的冒失鬼。他們不情願地小心翼翼地踮著腳走到懸崖邊緣,計算好下降速率,再三檢查他們的降落傘,並在崖底備好安全網以防萬一。

出色的冒險家都是充滿矛盾的,他們又怕死,但又要做一些危險的冒險行為,但正是因為這種矛盾,他們才能在嚴峻的考驗下生存下來。

心理學家把挑戰現狀的人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戰略性樂觀主義,第二種是防禦性悲觀主義。後者經常會做最壞的打算,想像每個細節都會出錯,焦慮無比。

研究顯示,防禦性悲觀主義者的實際表現並不差。因為他們幾乎想到了所有可能性,於是就會提前想辦法,避免糟糕情況的出現。他們雖然焦慮,但是實際操作中更有控制感。

作者並不主張抑制創新過程中的焦慮,創新者一旦投入了創新行動,就可以採用防禦性悲觀主義者的思考方式,直面恐懼,利用焦慮的高能,啟動自己的前進系統,想出解決辦法,使自己在恐懼中保持前行。


企業家思考:

  • 任何人都能夠提高創造力。

  • 偉大的創新者並不一定要有最深厚的專業知識,卻需要有心去傾聽各種各樣的觀點。

  • 獲得成功通常並不是因為先人一步,而是耐心地等待合適的行動時機。

  • 成功的叛逆者(創新者)重視平衡風險。

  • 成功的創新者往往擁有強烈的自我懷疑。



(文章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果你認為內容侵犯合法權益,可以聯繫我們把侵權內容作出屏蔽內容、斷開連接等措施。)




Powered by Wild Apricot Membership Software